長滒

GG的糟糕直播4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瀚海银沙:

我诈尸了!


好歹算把这个小坑平了!


里面有些东西就是我一个麻瓜胡扯的……




“中午好,各位,今天你们又没有好好上魔法史课吧。”


邓布利多怀疑最近德国魔法部的减龄剂是不是出问题了,虽然格林德沃的笑容看上去和过去几期一样阳光灿烂,邓布利多却可以察觉到他眉宇间一丝微弱的阴翳。


他太了解格林德沃在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时会何等狂热,爆发出何等的精神力量,所以他的脸上会出现这样的阴霾,只能是身体出问题了。


果然还是应该断掉他的减龄剂供给。


邓布利多挥动魔杖,羽毛笔开始在展开的羊皮纸上飞快的移动。


“今天讲什么呢?”格林德沃皱着眉头,“好吧,鉴于七年级快要开始职业选择了,今天就来讲讲魔法史上,巫师所从事过的糟糕职业吧。”


[这个话题我喜欢!]


[请不要大意的砸给我各种职业的糟糕历史吧,尤其是我爸妈非要建议我去选的好职业!]


[同感!我现在只能用预备NEWT来堵住他们的嘴。]


“停下,”格林德沃打断了学生们的抱怨,“我可一点也不想当你们的择业顾问,我们只谈历史。对抗父母这种事,如果你自己不鼓起勇气,别人说破了嘴皮子也是没有用的——你们的答案呢?”


镜面上飞过一片文字,几乎巫师届所有的职位都列出来了,然而格林德沃只是摇头:“没有一个人答对吗?”


他冲着镜面眨了眨眼睛。


邓布利多知道他在想什么,因此他十分不情愿的点了点镜子。


【说到魔法史上巫师所从事的最糟糕的职业,我个人认同前面的一个答案,牙医。】


格林德沃爆发出一阵大笑:“哦天呐!这可真是充满了……个人风格的答案,你发出来之前就知道这不是正确答案吧。”


【从最糟糕这个角度而言,这个问题并没有正确答案可言,因为每个人对于糟糕职业的评判标准都不一样。我不认为你的答案就是正确答案,更不乐于见到你在学生无意间将自己的评判标准强加于他们。】


“在你眼里我的任何举动都目的不纯……算了。”格林德沃叹了口气。


居然没有跟他争论?


邓布利多越来越确信格林德沃的身体出问题了。


然而围观了几次的学生们显然不这样想。


[我没看错吧,主播竟然不跟柠檬雪宝怼了?]


[这种无奈真是充满了宠溺啊!我的镜面都变粉红了!]


宠溺?


邓布利多决定要找个机会好好和这些孩子们交流一下,显然他们在情感认知上有很大的不同。


[我也很想拜托主播,不要每次都跟柠檬雪宝调情好吧,很影响直播啊!]


[不识货啊不识货!明明跟柠檬雪宝的互动才是精华,知识点超多信息量超大的好嘛!]


[看你们隔空秀恩爱我都辛苦,干脆把柠檬雪宝叫上一起开直播嘛。]


[呵呵呵……想得美!柠檬雪宝要是跟主播一起上镜头,整个魔法界都得吓趴下你们信不信。]


这句话不啻给所有人都注射了一针兴奋剂——大概只除了一个人。


[什么?料君来了吗?]


[这位同学,你知道柠檬雪宝是谁?]


[不会只是编料骗关注吧?]


[不至于吧,就算不怕我们,他敢当着格林德沃的面胡说八道?]


[前几次直播他俩给的线索已经够多的了,我都不相信,真相就明晃晃的摆在眼前,你们居然熟视无睹到这个地步!]


格林德沃皱了皱眉头:“这种感觉可不好。”


[别说的我像偷窥狂一样,我做的只是观察,我的职业愿望就是当巫师届最好的、也是前所未有的私人咨询侦探!]


格林德沃轻轻揉着额角:“我看你只是麻瓜小说多了走火入魔吧。”


[福尔摩斯确实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然而比起侦探,你更像是个夸张抢镜的演员,”格林德沃耸了耸肩,“回到先前的话题,如果你们无法猜到我今天要讲什么职业,那么给你们两个提示好了。一,与麻瓜有关;二,与死亡有关——超级大规模的死亡。”


邓布利多立刻明白了格林德沃想要的答案是什么,对于他这种身虽病但搞事志坚的精神,不禁也有些佩服了。


[我倒是知道麻瓜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巫师偷偷的参加过,但这跟职业扯不上关系吧?]


[主播自己倒是搅和过……]


[在这儿提这茬,勇气可嘉哦。]


邓布利多可以想见德国魔法部监控直播的官员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无奈的挥动魔杖。


【大瘟疫时期的收尸人,我认为是最符合你条件的答案了。】


格林德沃挑起眉毛:“你永远不给我机会说你是错的。”


你也从不给我先一步阻止你的机会。


[你们永远不给我们机会保护眼睛!]


[适可而止!这还有未成年人观看呢!]


[一边谈收尸一边秀恩爱,地球上还有什么能阻止你们吗?]


[来场巫师届大战?]


[大战顶球,你忘了主播以前是干嘛的了?]


[你这个说法在暗示什么?很危险啊!]


格林德沃咳嗽一声:“好了,回到正题——十四世纪,被麻瓜称为黑死病的大瘟疫席卷整个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被夺去了生命。每个国家,甚至城市、乡村、道路,随处可见倒毙的麻瓜尸体。此后几个世纪,黑死病仍不停在欧洲徘徊,时不时夺走一些麻瓜的生命。为了让死者得到安葬,也为了防止腐烂的尸体带来更多的疾病和灾难,首先是教士们收集尸体并安葬,渐渐产生了收尸人这个职业。他们大量推着大车,沿着道路收集尸体,集中掩埋。到了后来,在伦敦这样的大城市里,每收敛一具尸体可以得到一便士的报酬,对巫师来说,这个职业的好处在于不需要麻瓜的技能,不需要和麻瓜交往,而且麻瓜瘟疫不会感染巫师。坏处在于黑死病的症状十分恐怖,工作时必须忍受各种恶心的尸体,而且不能使用泡头咒以免被麻瓜发现……”


[不能使用泡头咒?开什么玩笑?]


[那这不是自虐嘛!]


[不用泡头咒做这种工作,难道那些巫师特别热心帮忙吗?]


[说实话救护伤员我能理解,叫我去我也去,但收尸……]


格林德沃注视这镜面上的内容,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看到你们如此反应我还真是感到一丝……欣慰?别忘了这是糟糕魔法史,这里没有传奇,没有崇高和温情,只有糟糕的真相。去当收尸人的原因很简单,为了食物。自从14世纪黑死病爆发,此后几百年内,欧洲间歇性的爆发瘟疫,佃农大量死亡,有些庄园甚至找不到一个活着的农夫或者农妇,麻瓜们生活艰难,巫师也越来越不易。食物是甘普五大变形法则的例外,然而很少有巫师研究怎么种地,这是当然的,如果可以利用天赋轻易的获得生活物资,谁还会去辛辛苦苦的去干农活呢?甚至有巫师家族通过与麻瓜贵族联姻获得了大量的土地和金钱。而大瘟疫的流行改变了一切,大量的死亡导致了粮食减产,以及宗教狂热……”


邓布利多皱起眉头。


他意识到格林德沃在将话题导向危险的灰色地带,因此毫不犹豫的举起魔杖。


【大瘟疫的一个著名的后果——对麻瓜和巫师而言均是如此——猎杀女巫。】


格林德沃在看见这行字时的瞬间露出了牙疼的表情。


“你最好不要……”


【而这也导致了国际保密法的出台。】


镜面上瞬间只剩下邓布利多的脸。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糟糕魔法史直播杳无音讯。邓布利多知道这不是德国魔法部的错,英俊主播长袍下的粉丝们早就用愤怒的吼叫信把德国魔法部轰炸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逼着他们重复解释了几百遍“真的是格林德沃自己不愿意再开直播”,还不愿意相信。


邓布利多觉得自己应该去见见这位几十年未曾见面的故人了。


前往纽蒙迦德的道路对任何巫师来说都可谓困难艰险,好在邓布利多在这方面拥有特权,甚至不需要德国魔法部的许可。只是那些他在几十年前设下的重重咒语有些麻烦,邓布利多自己也记不太清到底是些什么了,这着实让他费了些功夫。在打开纽蒙迦德的牢门前,他不得不给自己施了两三个清理一新。


“早上好。”


躺在床上的老头眼都不睁:“滚。”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前几次的隔空交流减轻了尴尬:“你的减龄剂都用完了吗?”


“我已经在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了两次,你还想看我蠢到摔第三次吗?”


“我才是那个担心会摔倒的人。”邓布利多轻声嘟囔。


格林德沃冷笑一声:“现在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只是个被囚禁在纽蒙迦德,没有魔杖,没有圣徒,甚至连头发和牙齿都没有的糟老头子,伟大的白巫师还在担心什么?”


“知识,运用知识的力量,对人心的窥探,对语言的掌控,这些远比魔杖更加可怕,”邓布利多停顿了一瞬,“你还保留了很多可怕的才能。”


格林德沃终于睁开了眼睛:“只是哄哄你的宝贝甜心们而已。”


“只是哄哄……是吗?”


格林德沃瞪着邓布利多,几秒钟后,他移开目光盯着屋顶。


邓布利多挥挥魔杖,变出一把扶手椅,舒舒服服的坐下:“我并不反对你告知学生那些历史,但必须有限制。你的观众各年级都有,或许还有更小的学龄前孩子,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和知识储备并不足以消化你讲的一些内容,所以我必须在适当的时候阻止你。”


“适当的时候……”格林德沃重复邓布利多的话,从喉咙深处发出混浊不清的笑声,“好吧,现在你已经成功的把邪恶的黑巫师隔绝在你天真可爱的甜心们的世界之外,摧毁了污染他们纯洁心灵的一切可能,你还想要什么?”


邓布利多蓝色的眼珠在半月形的眼镜后面轻轻转动一下:“说服你重开直播?”


“哈!”格林德沃翻了个白眼,“多年不见,当今魔法界最伟大的白巫师竟然得了老年痴呆症?你的甜心们知道这个糟糕的事实吗?”


“当然,是在我的监督下——我想我们一起是最好的。”


格林德沃猛地闭上嘴,喉头“咕咕”作响,仿佛被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开口:“你不怕把整个魔法界都吓趴下?”


邓布利多笑了笑:“我想整个魔法界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脆弱,无论如何,当年他们顽强的抵抗了你……”


“闭嘴!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配合的不再发出声音,室内一时间只剩下两个老头的呼吸声。渐渐地,其中一个声音越来越急促。


“我以为……”


邓布利多静静地等待了一会,见格林德沃完全没有接着开口的意思,才轻声问道:“什么?”


“你会让我烂在这儿……你应该这么做的。”


邓布利多沉默了几秒钟:“让你烂在这里我倒是不介意,不过连你脑袋里的东西一起烂在这里未免就有些可惜了。”


“也就是说我还有点利用价值?”格林德沃的语气忽然轻快了些。


“如果公正的评价,我会说,不止一点。”


格林德沃拉长了脸,没有说话。邓布利多用老魔杖敲了敲桌子:“我们首先应该改个名字,突出一下现在有两个人了——巧克力蛙联盟的糟糕魔法史,如何?”


“咝……”格林德沃皱起半边脸,仿佛被人敲掉了一边的臼齿,“为了不让他们不把你从巧克力蛙的卡片上撤下,伟大的邓布利多真是不择手段啊。”


“这是我最大的愿望,”邓布利多招来镜子,“先演练一下。”


格林德沃慢吞吞的坐起身:“你就这么怕影响到你在小崽子们心中的……”他看着镜子里的映出的自己那半张脸,想向邓布利多靠近些,却又被蓬蓬的头发挡住了:“你就不能把这一大把头发胡子清理一下么?都能让福克斯做窝了。”


“你在嫉妒我,因为你没有。”


“梅林的胡子,难道你没看见我在直播里的金发吗?”


“那是减龄剂,”邓布利多不屑的撇撇嘴,“你就不能正视你已经一百多岁,不仅没有头发,连牙齿也掉光了这个事实吗?”


“收收你的正人君子气吧,邓布利多,美貌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资源之一,只有傻子才不去利用。”


“然而我认为,如果我们真的要一起直播的话,你保持目前这个状态会更好些……”


“嗯……嗯?你似乎对你的小崽子们非常了解嘛。”


“哦,我爱他们。”


“哦,我要休息。”


邓布利多看着直挺挺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睛的老头儿,无奈的拉长了声音:“盖勒特……”


格林德沃睁开眼睛,盯着邓布利多,几秒钟后忽然点了点头:“好吧,这该死的事看起来还挺……”


邓布利多忽然觉得有几分不安:“你看见了……什么?”


回答他的只有格林德沃从鼻子里发出的气音。


事实证明,巧克力蛙联盟的第一次糟糕直播,唯一趴下的只有德国魔法部。他们的直播网络在半分钟内就成了炸尾螺,之后用了足足两个月的时间来清理从四面八方飞来的猫头鹰的羽毛、排泄物和抗议吼叫信,甚至还有延时烟花和隐形粪蛋……


“所以,这该死的事看起来还挺有意思,是吗?”


“呵……”

「Love's the greatest thing.」(*ˉ︶ˉ*)

在推上看见的傻屌图哈哈哈哈乐得我肝疼

授权在p2

自由一旦从牢笼中挣脱出来就会迅速席卷一切,所有的牢笼都无法囚禁它,所有的坟墓都无法容纳它

它如同光,即使你用手捂住眼睛,它也会从你的指缝中刺进来,刺穿你的眼睑,击中你的灵魂。

为什么obiwan这么好wwwwww!!

我爱欧比旺啊啊hhhhhhh他真好
大师傅也好好哇!他们都好棒!是真的天使了!!

就是还是想说人还是要多一点爱好的,就算不喜欢这个了还有别的hhhhhhh就像墙头一样🚬(bushi

这家奶茶真几把难喝…没喝过这么难喝的奶茶,甜味都发假,我喝了一下午才喝完真够呛,一般奶茶在我手里待不了十分钟,这个我生生喝了一下午➕一晚上我现在都难受,生气。以后都不想喝了 还是白水好

天哪我希望别人看见又不希望被看见我不知道该找谁说我好痛苦啊

好漂亮的!

不叮:

∠( ᐛ 」∠)_是深夜更新选手!